武汉代孕包男孩

栏目分类:

享受“大红袍”待遇 这位聋哑陇上画家是咋做到

原标题:【文化甘肃】聋人韩不言 运途多舛的陇上画家(图)不言画作 本报记者房毅翻拍白石与不言韩不言画艺出自白石翁门墙。
他,听不见,说不出。
但残障之身不能阻挡其“心画”之路,且达到了“吾齐唯有不言能之”的境地。
观其一生,正如顾子惠先生所言“有奔向大西北艺术创造的非凡和光彩,也有时运不济、世人不识的多难和坎坷”。
一本画集在离世15年之后,韩不言享受到了“大红袍”待遇。
所谓“大红袍”,即画册外壳使用全红的硬套装帧,画家的烫金黄字封名跃然红套之上,这是美术出版社给画家最高级别的待遇。
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中国近现代名家画集——韩不言”于日前正式面世,画集选辑了韩不言自1939年到1993年五十余年间的一百七十余幅精品国画,有人物、山水、花卉、翎毛虫草等。
画集是喜欢韩不言画品的皋兰商人杨重清出资出版的。
“1993年我在隍庙花600元收了一幅《二龙戏珠》,我很喜欢韩不言的鱼虾(画作),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有意识地收藏他的东西了,不过那个时候还不太懂。
”这一次,在《韩不言》画集中,杨重清的收藏作品占了近三分之二。
几年后,杨重清又收藏了韩不言在世时出版的唯一一本画集——《韩不言画集》。
“它是1983年湖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薄薄的几册,画册上有韩不言的老师李苦禅题的签,师兄许麟庐作的序。
”去年是韩不言诞辰90周年,杨重清觉得这时候推出画集应该是最好的时机,只是这一想法落空了。
“韩不言画集上了人美的两次编审会,第一次是2011年11月,没有通过,画集编辑给我的解释是编委们都不了解韩不言这个人。
第二次上编审会是今年4月,编辑告诉我说这一次能通过的理由是编委们觉得作品够资格了。
”杨重清说他压根就没有觉得韩不言的作品会够不上“大红袍”的资格。
画集还没有出,市场就抬起来了,杨重清说,之前韩不言的一幅四尺也就几千元,等到他收画的时候,已经涨了近10倍。
不过,为韩不言出画集,因为商人的身份,杨重清又一次遭到了质疑。
《韩不言》画集出来后,“里面有赝品”的说法再度甚嚣尘上。
“我找了很多人,对有疑问的作品进行鉴定,是很谨慎的。
”对质疑,杨重清不服气。
负责为画集拍照的沈明德也很不服气。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在城关区文化馆负责摄影工作的沈明德和韩不言是老相识,韩不言曾在他家里画过画,至今,沈明德家里都藏有韩不言的多幅作品。
“像这一次收集作品的过程中,有一幅署名韩不言的《祖国山河一片红》的作品,上面还有顾老(顾子惠)的跋,但最后经他的学生还有藏家等多方鉴定认为有‘问题’,最后我们就放弃了。
”沈明德说这样“放弃”的还有不少。
一个父亲韩兰生手里没有几幅他父亲的遗作。
“所以说,这本画集多少圆了我们这些子女没有能力给父亲出画集的遗憾吧。
”韩兰生是韩不言五个子女中唯一的儿子,他说因为没有重视收藏,最主要的是父亲韩不言在世时留在家中的一些作品多拿去做了公益,所以他们5个儿女现在最多每人也就有两三幅父亲的画作。
“多少有些尴尬啊,在画集出版过程中,我只能充当联系找画的角色。
”韩兰生直言。
1983年韩不言第一个画集出版时,27岁的韩兰生还在一家企业当工人,他清楚地记得当时出那个画集的不容易。
“1981年甘肃电视台首播了一个我父亲的专题片——《聋哑画家韩不言》,后来这个专题片又在中央电视台转播了。
应该说,这个片子的播出,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后来就有人提出应该给韩不言出个画集。
”等到有机会出画集时,韩兰生记得父亲却又开始为“没有画”而焦虑起来。
“那时候受到我们家住房的限制,可以说父亲连一张像样的画案都没有,他有时候在朋友或学生家中聊天谈画,一旦来了兴致,便会立刻作画。
”韩兰生说不管是在湖南出画集的时候,还是1987年父亲和赵西岩联合办画展的时候,有不少作品都是父亲从学生或朋友手中四处借来一用的,用完之后全都归还了。
在韩不言的5个子女中,没有继承其衣钵的,这一点,韩兰生自己也觉得比较遗憾。
年轻时期的韩兰生不理解父亲身上的清高,在他的印象中,家里曾出入过不少有地位的人物,但是父亲一次也没有张口求过那些人,“我们姊妹几个,插队的插队,在工厂的在工厂,他从不求人给我们办事,还不让我们姊妹打着他的旗号求人。
”尽管平日里不怎么顾及子女,但韩不言作为父亲的威严,是让最小的孩子韩兰生也惧怕几分的。
韩兰生说他不懂哑语,和父亲的交流多是靠手写。
现在也是父亲的韩兰生意识到,这样的交流方式,多少限制了父子间情感的无限交流。
“现在想一想,我始终都没有走进父亲的心底,不了解他的情感世界。
一位老师无论谁说起韩不言,绕不开的一句就是“一生多困顿”。
魏邦联还记得老师韩不言在甘家巷的家,是砖地且不平,每次作画时,桌子要抬到门口借光,还要在桌角垫东西,而盛墨的是一个罐头瓶子。
沈明德也记得和顾子惠聊天时听到的一件事,一次韩不言看中了一支10元钱的毛笔,他让顾给他买上,后来,顾就买给了他。
还有,据说当年韩不言常去新华书店,营业员都认识他,每次都是只看不买。
拜韩不言为师之前,魏邦联从他画素描的老师处听说了韩不言这个名字,“我的那位素描老师非常崇拜韩不言,常挂在口边的一句话是‘那样的笔墨甘肃少见’。
”魏邦联第一次见到韩不言画画,印象深刻,“鼻子几乎都贴在画纸上了。
”韩不言左眼失明,画画仅凭近视3000度的右眼。
跟随韩不言多年,魏邦联算得上是老师声名渐起的一个见证者,只是这出人头地的滋味在他看来可谓是五味杂陈。
“有观点说他不会画大画,只会画鱼。
”魏邦联说面对这样的非议,韩不言除了专心作画,不做任何表态。
“后来,他作了不少大幅尺寸的山水、花卉的作品。
”韩不言有所表态的,多是在有关画艺的探讨上。
杨重清手头有一封韩不言写给朋友温良恭的信,这封信内容长达7页,信中,韩不言告诉老友“自己和赵西岩举办的画展,两个月期间就有10万人参观,影响很大,为此艺术界的朋友都促他去北京办画展”;还有“兰州方面平时书店卖出其他著名画家画册几十册至百册,然而共卖出我的(《韩不言画集》)达到六百册;特别在第四页中,有李苦禅、许麟庐的艺术,我倾心钦佩,娄师白实际不过是虚名,其作品我过去都看到了,其缺少个人风格,似白石画风,但骨力不足。
”“老师是个有大志的人。
”魏邦联这样评价韩不言的“把别人不放在眼里”。
一种风格韩不言70岁的时候画风有了改变,而在魏邦联看来这不啻于一种“变法”。
“应该说这一次的改变,多少是老师和师兄李苦禅先生的一次晤面交流之后的结果,苦禅先生的‘要创新’似乎让老师意识到了什么,老师先后从师李苦禅、白石宗师,尤爱八大山人、石涛,学得笔墨精神,形成不言画法。
”魏邦联说后来者都认为韩不言的这一次“变革”最大的成就是:形成和进一步确立了他自己的风格面貌,就如有观点所言“有些画一看就是韩不言的东西。
”早些年,韩不言等一众画人在五泉山现场画画时,一张画2元。
1988年,魏邦联陪韩不言去了一趟北京,拜访到了老师的几位师兄,许麟庐就是其中的一位。
后来,许麟庐和韩不言、魏邦联三人联手作了一幅画,此画现在就挂在魏邦联的书房中。
“记得特别清楚,当时许麟庐看了老师的画作之后,评价非常高,而当听说老师的画作当时在兰州一个平尺只有12元时,许麟庐立刻说了一句‘回去就提价,提10倍’。
回来后就真的把价格提到了120元一平尺。
”出自齐门,都是画虾,魏邦联觉得老师韩不言还是有自己的风格的。
“用一支笔一气呵成,所画之虾,有透明感。
”沈明德记得看过一篇文章,说在台湾收藏有一幅齐白石的《鹦鹉》,这是齐白石临韩不言的画作。
“至少说明齐白石喜欢韩不言的东西。
”邵军家的客厅里挂着韩不言的一幅《东风一枝春》,还有几幅12开大小的作品。
邵军说这些画作都是韩不言创作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东西,算得上是他艺术巅峰期的作品了。
上世纪70年代末,邵军是新华印刷厂的厂长,当时流行一种“沙发画”,由印刷厂负责找画家作画然后印制好后向烈军属等群体赠送,就在这个过程中,邵军和韩不言、郝进贤等人相识。
“当时白塔山有个画廊,他们就在那里画画,那时候的稿费也就是20元左右。
”邵军说在这个过程中,他买了些韩不言的画。
“那时候不时兴卖画,拿了他的画,也就随心给上五六元。
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我还到过韩不言时常去陈伯希先生位于五泉的家,当时韩不言画画有时候是我买的宣纸,有时是陈老提供的。
”“他的画笔墨精良,功力深,韵味好。
比如画鱼,就两三笔且很传神,现在画家哪有这样的功夫。
”与李可染、石鲁、范曾等大家有过接触的邵军,在书画上是很有些眼光的,他对韩不言评价颇高。
时常有人这样慨叹:韩不言若不是又聋又哑,若不是在西北僻壤,若是不离别京华,那将是……历史没有“若不是和若是”,有的只是一个身残志坚者的艺术精神。

标签:

返回列表
代孕选性别多少钱呼和浩特供卵代孕广州代孕微信武汉代孕价格表武汉专业代孕武汉助孕武汉代孕包男孩